首页 > 文化 > 正文

梁波罗的两个人生梦想


更新日期:2018-08-16 15:38:09来源:网络点击:100692
林志刚,林志坚,林志炫我是歌手,连续剧,连体婴姐妹去世,连体丝袜

1961年,一部讲述地下党运送军需物资支援苏中根据地故事的电影《51号兵站》在全国公映,一下子风靡了大江南北。这部影片会集了孙道临、张翼、顾也鲁、高博、李保罗等著名的演技派演员,仲星火、陈述、夏天等也在片中客串,整部影片可谓星光熠熠,但最让观众感到惊喜的却是时年22岁的年轻演员梁波罗,他在片中饰演的男主角“小老大”梁洪沉静果敢,在险象环生的敌后环境中巧于周旋,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而梁波罗的帅气外形也让观众们印象深刻。

57年过去了,记者日前来到梁波罗老师位于上海的家里,专门采访了这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他告诉《北京晚报》的记者,自己从小有两个梦想,一个是戏剧梦;一个是文学梦,“现在,我觉得自己的两个梦想都实现了。”

跟孙道临的“忘年交情”

梁波罗原籍广东中山,1938年生于西安一个书香门第。小时他长得胖乎乎的,父母喜欢用英文叫他“球”。为了照顾他,父母雇了个保姆,保姆是河南人,发不出这个音,于是把他叫成了“菠萝”,日子久了,他就被家人称为“菠萝”了。

1959年他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当时他们班就他一个男生毕业后分配到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他也是班上第一个出名的学生。1960年就拍摄了《51号兵站》,1961年公映后一炮走红。

聊起片中的“小老大”梁洪这个角色,梁波罗很谦虚,“ 你也知道,20多岁的年龄,不可能有表演上的深度,好在这个人物形象非常丰满,除了我,边上的演员们个个身手不凡,都是公认的老戏骨,是他们烘托了我。”

外界有梁波罗是孙道临老师生前的“关门弟子”的说法,梁波罗坦言,两人并没有师徒之礼,现实生活中,两人更像是“忘年交”,亦师亦友的关系,两人在爱好和追求上有颇多相似之处。从他进厂报到开始,孙道临就对他很欣赏,“他就发现,我们有很多共同的喜好,我们都喜欢文学,喜欢写东西,对语言艺术都非常痴迷。”

接触多了后,每次梁波罗去电台录散文和诗歌朗诵,都会提前去孙道临家,请他指导,“他是从来都不吝帮助的,当时孙道临还没有结婚,家里也没有别的人。”

孙道临给过梁波罗一个最大的建议,就是终身都不要离开字典,“有时候我问他一个生字,他就会随手从包里拿出一本字典查。这一招我也学会了,我现在的包里都会放一本字典。我们不希望从我们嘴里出去哪怕一个错误的读音。”

当时有很多出去慰问工农兵的演出,电影演员在台上往往集体朗诵,通常孙道临和白杨都是领诵者。但是他们两人也有很多外事活动,有时候不能去,就会让梁波罗代替他去。很快,孙道临朗诵时的语速和韵律就被梁波罗学会了。一段时间,圈内人还把梁波罗称为是“小孙道临”。

孙道临也非常支持梁波罗主演《51号兵站》,孙道临当时40岁,虽然年龄有点偏大,但真要演,也是可以的。 梁波罗当时的优势就是年轻。“小老大”梁洪这个角色的年龄在23岁上下,而当时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的男演员几乎都在30岁以上。作为一个新人,一上来就是男一号,很多人心中不服,怀疑和嫉妒的声音也出现了。好在当时厂里也有自己的考虑,因为10年来几乎没有新人的面孔出现,翻来覆去都是一些老面孔,这不是长久之计,厂里要推新人的决心很大,最终,梁波罗如愿以偿。当时的上海影坛,除了梁波罗,包括祝希娟、尤嘉(《枯木逢春》主演)都是这一年被推出来的影坛新秀。

除了《51号兵站》,不久,他又出现在影片《小足球队》里,他把“三叔”吴安那副公子哥的气派表演得惟妙惟肖,甚至让人觉得上海“小开”就是那个模样。

在演艺的康庄大道即将在梁波罗面前展开之际,各种“运动”接踵而至,他也受到了冲击。十几年的美好青春,他只能默默地忍受等待,等到“运动”过后,韶华已逝,一个人最好的岁月就被蹉跎了。

他只能抓住青春的尾巴,1978年梁波罗又开始了他的电影艺术生涯,《沙漠驼铃》中的范志杰、《瞬间》中的石峰、《蓝色档案》中的李华、《小城春秋》中的吴坚、《子夜》中的雷鸣、《闪光的彩球》中的周玉明、《东厂喋血》中的魏忠贤,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都市刑警》中的钱克强,他努力塑造各种类型的角色,力争演好每一部电影。“我今年80岁了,但依然觉得‘青年演员’这个称谓犹在耳旁。真是人生如戏!”他感慨道。

晚年更喜欢的表演是朗读

由于年龄的原因,现在的梁波罗已经不拍戏了,虽然不拍戏,但依然很忙。由于《朗读者》掀起的热潮,现在用朗诵的形式做“文艺下社区”活动在上海非常受欢迎,而朗诵正是梁波罗最擅长的表演形式之一,一下子有了用武之地,“我们用朗诵的形式表演非常受欢迎,群众也需要这样的辅导和交流方式,有兴趣的人越来越多,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我觉得,这使得一个城市的文化氛围提高了。我自己也是一个朗诵的爱好者,我从年轻的时候就喜欢朗诵,我很乐意去做这些事情。”

不久前,“浦东妇联”主办了一个“红色家庭教育日”的讲座。梁波罗一开始有点担心,怕孩子们不能接受。但他到了现场后,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他的讲座从自己表演的角色切入,从《51号兵站》中饰演的“小老大”梁洪谈起,详细介绍了拍摄这部戏时的具体细节和整部电影的主题与意义,“就是教育这些孩子们,现在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他发现,在座的孩子们听得入了神,个个都张开小口认真听讲, 这让梁波罗感到很自豪,目前,他正在准备策划第二场,“这是一个正能量的宣传,得延续下去。”

除了外面邀请的讲座,这些年,梁波罗还有一个个人讲座,在这个讲座中,他不是纯粹谈表演,而是通过作品跟群众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和探讨。内容除了自己的艺术生涯之外,另一个主题就是“人生”,“我们这一代人,其实最好的日子都没有赶上,而各种‘运动’没有落下一场。我的个人讲座就是聊我们是如何挺过这些磨难和苦难的。”

很多喜欢梁波罗的观众都知道,1992年,他曾经得过一场大病,当时得的是非常凶险的“急性坏死性胰腺炎”,生命危在旦夕。一度有人以为他挺不过去,第二次手术后,连续10多天高烧不退,只能靠输液维持生命,医院多次发出病危通知,但梁波罗以顽强的意志,积极配合医生再次手术治疗,最终转危为安。

聊起生病的经过,梁波罗老师还特意感谢当时一位北京的女影迷,原来他病愈后不久, 收到了一封来自北京的姓王的女影迷的信,她是从《大众电影》的“影人行踪”这个栏目得到梁波罗生过病的消息。信中写道,“得知您生病的消息,很为您担心,希望您好好的休息,早日恢复健康,您不属于您一个人,您是属于我们大家的。” 虽然素昧平生,但刚从生死线回来的梁波罗却在其中感受到了这位影迷的真挚情感,他被深深地打动了,“我真应该好好地活着。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做这些事情这么带劲儿,我就是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他告诉记者,以前,自己在意的是如何塑造好角色,但这些年,他更加在意“塑造一个社会人的形象”,就是如何做一个有文化的人,如何度过自己的后半辈子。他觉得,现在这些讲座的主题都是以点入面,每次都非常新颖,“我要做的就是如何找到切入点,把讲座讲得深入浅出,主题生动,这跟创作人物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为了做好这些,梁波罗每次都提前准备,认真备课,“所以我觉得自己活得很充实。”

终身追逐的“文学梦”

8月份梁波罗老师要参加上海一年一度的书展,今年是第15届,8月18日的晚上他有一部新的作品首发,这是他第三本书,取名《艺·述》。《艺海拾贝》是他的第一本书,第二本是《艺海波澜》,《艺·述》里面收录的都是近两年来他写的文章,由三联书店出版。书中收录了以前自己没有披露过的《小足球队》、《子夜》、《闪光的彩球》等电影的内幕故事。其中也有人生的感悟,“我愿意尝试不同的领域”。

他说,自己小时候就有两个梦,一个是戏剧梦;一个是文学梦。当年他同时被上海戏剧学院和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录取,最终,他选择了上海戏剧学院,不过在学戏剧的过程中,从来没有忘记对文学的追求,“当时没有时间创作,只能零敲碎打地积累素材,这些积累就成为现在文学创作上的财富。”

除了演戏、朗诵、写作外,梁波罗还是一位歌手,他是国内第一个出专辑的男演员,也是将《卖汤圆》唱得家喻户晓的歌手,此外,像《清晨》、《南屏晚钟》等歌曲,因为梁波罗的演绎,一度传唱大江南北。

说起唱歌,梁波罗透露,这事居然跟周恩来总理的鼓励有关。原来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周恩来总理曾经在会上说过,电影工作者应该多学一些艺术傍身,现在演员一张口,男的就是吴雁泽、李光羲,女的就是李谷一、朱逢博。总理建议,“你们自己为什么不学学?”梁波罗觉得这句话非常有道理,“我们为什么不试试呢?”

当时在上海的演艺圈,曾经在《渡江侦察记》中扮演“周长喜”的康泰会唱歌,每次演出都是他唱,他能唱美声和流行歌曲。有一次,他突然心脏病发作,不能上台,这时,就有人想起梁波罗,想让他顶替康泰上去唱,梁波罗虽然平时在台下也会唱,但毕竟没有正式登台唱过,为了保险起见,他们决定演唱《卖汤圆》这首歌,因为这首歌旋律简单,歌词少,不会出大的差错。但让梁波罗感到意外的是,唱完他发现,自己的歌声居然很受观众的欢迎,于是他就多了一个意念,开始拜师专门学习唱歌,“至少多了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手段,也多了一个本事。”

“我不是唱着玩的”,梁波罗强调道,其实早在上大学的时候,就有老师建议梁波罗唱歌,当时有一位老师还提议他去自己的家里学习唱歌,“他说我可以教他朗诵,他教我唱歌,我知道,这是老师的一个策略。”

有一次,他在体育馆唱完歌后,迎面走来一个人,原来是上海乐团的印尼华侨歌唱家刘明义。梁波罗及时向刘明义请教,并提出向他学习演唱技术,后者爽快地答应了。每周五,只要没有演出,他都去刘明义家里学习唱歌。在刘明义家,他还看到了包括《南屏晚钟》、《清晨》等歌曲的乐谱。刘明义针对梁波罗的嗓子特点,专门就具体的一首歌来指导他,力争把每一首歌都唱得完美。

他的歌唱生涯开始了,有一次在静安体育馆,他跟沈小岑一起,连演了18场,效果出奇得好,“电影演员居然能唱歌了,”观众感到很好奇。为了唱歌,当时梁波罗还顶着很大的压力。有人觉得,一个演员不好好演戏,居然开始唱起歌来,这是“不务正业”。

很快有广州来的星探找到他,他被借去广州唱片社录专辑,他成为了国内第一位出专辑的男演员。虽然在当时名气很大,但并没有给梁波罗带来很大经济效益,“最后拿到的报酬是640块。”他哈哈笑道。得到的却是信心,“唱歌——我可以。”

后记

微信玩得溜,完全不像一个八旬老人

初次见到梁波罗老师,很难把他跟一位80岁的老人联系在一起,他打扮时尚,看起来最多60岁出头, “这主要是我的心态好,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那么老!”聊起保养的秘诀,他坦言,“年龄对于我来说不重要,我还葆有一颗童心。”

采访当天,他有点头疼,但他体贴记者远道而来,坚持把采访做完,让记者很感动。

(梁波罗照片由林秉亮独家提供)

链接

梁波罗,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作家、演唱家。

1938年在西安出生;

1959年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进入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做演员;

1961年主演电影《51号兵站》,一炮而红;

1965年出演《小足球队》;

1981年出演《小城春秋》;

1980年梁波罗开始涉足演唱,1983年,梁波罗应中国唱片公司广州分公司邀约录制第一盒歌曲专辑。之后,云南音像出版社和白天鹅音像公司分别给他出版了歌曲专辑。

1990年出演《都市刑警》;

2008年出版散文集《梁波罗——艺海拾贝》;

2016年出版自传《艺海波澜》;

2017年获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金凤凰奖特别荣誉奖。

相关:

重装待发!女排欲破中国三大球亚运无金尴尬中国在亚洲一直以来都扮演者体育强国的角色,在游泳、跳水、乒乓球等领域一直都有非常出色的成绩。不过上一届仁川亚运会,中国在备受期待的三大球六个项目上全部铩羽而归,没有一枚金牌入账。随着雅加达亚运会的接近,中国体育将士们也蓄势待发,准备一举破解中国在上一届三大球项目上遭遇的无金尴尬。在本次出征亚运会的三大球项目中,中国女排无疑是最有希望的队伍。在仁川亚运会之前,中国女排连续包揽了四届亚运会女排冠军。遗憾的是,上一届亚运会与世锦赛时间出现冲突,中国女排只能以二队出征,由张常宁领衔的中国女排也一路杀入了决赛,只可惜最后被由金软景领衔..

潘家园旧货市场延时关门至19点为了吸引更多古玩爱好者消夏淘宝,8月13日起至9月30日,潘家园旧货市场将延长营业时间至19点。 潘家园旧货市场大棚区(潘家园旧货市场供图) 潘家园旧货市场是一个古香古色的传播民间文化的大型古玩艺术品市场,也是全国最大的民间工艺品的集散地。为弘扬传统文化,满足游客朋友、及收藏爱好者消夏淘宝的需求,潘家园旧货市场的营业时间将从17点30延长至19点,周一至周五的开市时间为早8点30,周六开市时间为早4点30,周日为早6点,延长期截止到9月30日。

国家民文出版项目库增补168个项目国家新闻出版署日前下发关于公布国家民文出版项目库增补项目的通知,公布168个国家民文出版项目库增补项目。 为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推动少数民族文化事业繁荣发展,更好地服务党和国家工作大局,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于2017年12月印发了《关于报送国家重点出版物出版规划执行情况和增补项目的通知》,对国家民文出版项目库进行首次增补。全国各有关地区和有关出版单位高度重视,精心组织申报增补项目333个,其中图书项目305个、音像电子出版物项目28个。经国家新闻出版署组织开展集中评审,最终确定国家民文出版项目库..

相关热词搜索:林志刚,林志坚,林志炫我是歌手,连续剧,连体婴姐妹去世,连体丝袜

上一篇: 央视揭开孙杨“染发”真相!长期苦练被水泡到漂白
下一篇: 七夕将至|看诗词佳话里的鹊桥故事